第11章 修補屋頂

作者:莊瑾顏? 更新時間:2019-10-19 12:45:45? 字數:2112字

劉氏瞥見桑落臉色不好,慌忙打斷桑葉的話,將她拉至一旁,“葉子,你別亂發牢騷,

我們即使再窮也不會去低聲下氣求孟家。你若不想做事害怕吃苦,娘就去街坊那里轉轉,給你尋個婆家去。。”

“什么?”桑葉急得跳起來,用尖細的聲音嚷道:“我不嫁,我們被趕出了秦家,無依無靠的,又能找個什么好人家。現在你的名聲毀了,二姐也被休了,哪個有錢有勢的人家會要我,你想賣女求榮,也要看我應不應。”

劉氏被吼得一愣一愣的,愧疚的不敢做聲。她們眼前處境的確如此,她心中有這打算,也是怕女兒吃不了苦。

桑落看不慣妹妹發炎,生氣地回頭問她,“那你說吧,除了嫁人你還會干嘛。洗衣燒飯不會,女紅又太粗糙,下地干活沒二兩力氣,拋頭露面你又抹不開那個臉。”

“二姐,你……”桑葉被訓得臉色泛青,轉念一想似乎也是這個道理。不過,二姐嫁去孟家帶了那么多嫁妝,去要點銀子花花怎么了,為什么不讓自己提,他孟家又不是什么龍潭虎穴。

“說啊,我聽著呢,說完了我還得干活。”見她支吾不語,桑落無耐地搖頭,妹妹是什么德行她心知肚明,后面還有大堆的活來做,沒空跟她絮叨。

她們如今住的院子,三間房兩間都破了洞,晚上睡覺冷風一直往里面灌。她得出去找稻草和泥土,趁天氣好將屋頂糊一糊。

宅子的屋頂很高,徒手肯定上不去,一邊的院墻也殘破不安全,只能去鄰居家找個梯子用,這秦家村的人早些年對她家有偏見,這次回來肯與她家來往的屈指可數,甚至她大伯家見了她都是躲得遠遠的,生怕自己去借東西。

中午了,劉氏見桑落忙著,自己捧了柴禾去灶房做飯,到了門口又被桑葉攔著,“娘,你腿腳不利索,要不然讓二姐去做飯吧。”

桑葉砸吧著嘴,惦記著早飯的美味,算起來,她二姐現在的廚藝娘都比不上。她這個人嘴刁,吃的用的肯定得撿著好的來。

桑落在屋頂聽到聲音,把手上的泥巴蹭在瓦片上,才慢慢下了梯子,“娘,你歇著去吧,我來做飯。”

在現代她是北方人,喜歡吃手工面條、蒸饅頭。到了這里一時還沒改過來口味,做飯時也偏向面食。中午干了活肚子早就餓了,打算去和面,搟點面條出來,下一鍋蔥油湯面。

劉氏和兒子都餓了,很快就吃完了飯,剩下桑葉拿著筷子在碗里攪著,遲遲不張嘴,很嫌棄里面的蔥花。

“二姐,這面條清湯掛水,怎么吃得下去,你為什么不煮米飯吃?”

桑落沒理她,回頭把她的面條推到弟弟面前,“你不吃,就給四弟,他正長個子。”

桑葉撅嘴看了她娘,眼睛氣得紅腫,她總覺得二姐變了,不再是從前那個可以讓隨意吆喝的二姐了,每次自己頂嘴,她的眼神就冷得嚇人,嘴皮子也厲害得緊。說又說不過,瞪也不敢瞪,讓桑葉隱忍的心里窩著一團火。

劉氏嘆氣,又把那碗端過來,放在她面前,“都到了這地步,還嫌棄什么,愛吃不吃,你的脾氣都給你慣壞了,你二姐忙里忙外的多辛苦,你想吃好的,自己想辦法買,別在家里耍脾氣。”

劉氏平常最疼這老三和老四,對桑落沒有多少好感,可是女兒被休后突然來了這么大的轉變,儼然成了家里的頂梁柱,讓她刮目相看,內心不知不覺中已經偏向了桑落。

“娘,你怎么也說我了。”覺得受委屈的桑葉,滿臉不悅,把筷子摔在地上扭頭就走。

“三丫頭,你去哪里?”劉氏在背后喊了他一聲,因為起來得急,差點絆到椅子。

桑落嘆氣搖頭,這才過了一天,她妹妹就吃不下這么苦了,以后還怎么生活,就她賣野物剩的碎銀子,哪夠天天吃白米,連糙米都吃不起。

她們這個秦家村,有錢人大部分都搬去鎮上,剩下的都是做苦工的農民。眼下這會,正是秋收農忙的時候,大部分人都去地里干活,桑葉一路跑出來,看不到幾個人。

受了委屈的她甩掉劉氏,一路小跑去了河邊,坐在石頭上望著水面發起呆來。她并不覺得自己有錯,心里埋怨覺得她姐和她娘都在針對她,有銀子還想給她買好吃的,不惦記著把她嫁出去換銀子。

一顆顆石頭扔進河里中,驚起水花四濺,旁邊看了她許久的人看了眼手上提著的糕點,緩緩走過來。

“這不是秦三姑娘嗎,怎么一個人坐在這里?”

桑葉聽到聲音,回頭瞧了一眼,見是一個穿了墨青色長袍的男子,衣料和款式皆是上品,細一打量,竟覺得這張臉很熟悉。

細思過后,猛然想起,這人是他姐夫的一個朋友,據說是個富家公子。

桑葉靦腆一笑,高興的點點頭。這窮鄉僻壤的,遇到一個有錢家的公子不容易。她哪管什么矜持,就想著怎么樣才能攀上人家脫離苦海。

倆人眉來眼去,沒一會就開始高談闊論起來,這公子哥能說會道,嘴上似抹了蜜般,哄得桑葉不時抿嘴偷笑。

桑葉出去半天沒回,劉氏跑了很多地方沒找到,心里擔憂得不行。她腿腳不利,出去轉了一圈就沒累了,再反觀桑落一臉自在,跟沒事人一樣,在一旁抱著豆芽曬太陽。

“桑落,你三妹出去半天了……”

桑落嗯了一聲,繼續給小豆芽理毛發。

劉氏嘆氣,不敢再使喚女兒,只能在一旁焦急得晃悠著。

桑落撇過來兩眼,覺得于心不忍,現代那會她親媽早逝,現在穿越了給老天又優待她,給她一個親人,說什么也得好好孝順。

“娘,您別擔心了,三妹是個把命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人,不會有事的,你若是擔心,我就跟豆芽出去尋尋。”桑落看不過眼,抱起豆芽不情愿地起身。

劉氏望著女兒的背影偷偷抹淚,感覺自己卸下了千斤擔,有桑落在心里安寧不少,覺得日子也有了盼頭。

半個時辰后,正在院里納鞋底的劉氏,先看到豆芽跑了回來,嘴里還咬著桑葉的一只鞋子。她以為女兒出事了,捧著鞋子嗚嗚哭了起來。

莊瑾顏(作者)說:

路過的仙女們點個收、留個言唄,坑品良好,歡迎來讀,更新時間為下午一章,晚上一更。

投訴 捧場0
返回頂部
12年伦敦奥运会男子排球冠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