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 我和大佬親親了

作者:梁杉杉? 更新時間:2019-10-28 16:20:07? 字數:1902字

林久久:“……”

眼睛一轉,抓起桌上的酒瓶,給陸琰滿上,接著給自己倒了半杯,朝著陸琰舉起酒杯“那我敬您,謝謝陸總不計前嫌救我一命。”

陸琰挑眉,跟她碰了碰,一飲而盡。林久久見狀,也趕緊干了自己的半杯。

喝了酒,林久久放心了,在她心里已經是不欠陸琰的了。

一群人吃吃喝喝得差不多,陸琰才發現某個小女人貌似喝醉了。

“喝醉了?”他問。

林久久臉頰紅撲撲,桃花眼水汪汪,一笑一靨間媚態盡顯,渾然不覺周圍看著她的人眼神有多露骨。陸琰見狀,眼神倏爾變冷。

林久久茫然地看向陸琰,嘿嘿傻笑:“才……才沒有喝醉呢!”

聞言,陸琰想也沒有拉著她的胳膊站起來,對著桌上的人說道:“她喝醉了,我們先走了。”

“沒醉!我沒醉!我還能喝!”林久久掙扎著,她才喝了一杯怎么會醉,這個男人真是睜著眼睛說瞎話。

陸琰怎么也想不到林久久看起來瘦瘦小小的,喝醉酒之后力氣變得這么大。

林久久瞇著眼睛,只覺得眼前的人無比熟悉,她大著舌頭開口:“陸爸爸?”

陸琰:“……”什么鬼稱呼?

“你到底走不走?”

陸琰的耐心就要用完,神情變得冰冷又危險。即使喝醉了,林久久的潛意識還在,眼前的人是陸琰,手握她自由的男人。

她感覺自己的酒立馬清醒了,脆生生回答道:“走!我走!”

陸琰:“……”所以這人是不能溫柔的!

跟在陸琰身后,林久久享受到了全場女藝人羨慕嫉妒恨的眼神。

那些男人則是一臉“我懂”的模樣,陸琰回頭給了他們一個冷冷的警告的眼神。

這兩人走得倒是干脆,余下留在屋子里的人面面相覷,還沉浸在陸琰剛剛那冰冷的眼神。

寂靜無聲的走廊里,林久久跟在陸琰身后,前面的男人腿長邁的步子也大,林久久走著走著,又喝了點酒,脾氣上來,頓時不干了。

“我不走了!”她對著前面的身影用自以為很兇,但實際上喝了酒之后軟軟糯糯的,沒有一丁點兒威懾力的聲音喊。

陸琰停了下來,轉身看向她。

林久久那雙桃花眼,浮著一層水光,眨眼看著他的瞬間,漆黑水亮的瞳仁里像藏了萬千星河。

陸琰呼吸一窒,喉結滾動,邁步走到她的跟前。高大的身影遮住她眼前的光亮,只余下他的的面容,在陰影里更加的棱角分明。

喝了酒的林久久腦子化成了漿糊,她晃著腦袋看他,仔細辨認眼前的男人姓甚名誰。陸琰看著她迷蒙的俏臉,伸手扯了扯領帶,一雙眸子漸漸變得深邃。

他喉結滾動,大手握上她的細腰,她的腰那么纖細,仿佛他再用點力氣就會掐斷似的。

陸琰右手的大拇指在林久久光潔粉嫩的臉頰上輕輕摩挲幾下,林久久迷瞪瞪看著她也不動,感受到他的動作,還主動把臉頰湊過去蹭了蹭。

見狀,陸琰動作一頓,眼眸緊緊盯著林久久,瞳仁里仿佛盛著火光,他筆挺的鼻梁緩緩湊近,在她的頸窩深吸一口氣。

陸琰的動作無比親昵,眉眼溫柔,如果有認識的人在,看到的話,肯定會大吃一驚。

這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,常年板著臉黑著面的活閻王嗎?

然而此時只有醉了酒,就放飛自我的林久久。

溫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耳旁,她一點都不覺得親昵,只覺得非常地癢。

于是感覺自己要上天的林久久,哈哈哈笑著躲著。兩人湊得很近,無知的少女一點都不知道處了二十八年的老男人是多么的敏感。

女人嬌軟的身體時不時蹭到自己的身體,陸琰感覺身體一下就著火了。

呼吸漸漸加重,手上的力氣漸漸加重,林久久吃痛,腦子忽然一陣清明。

抬眼對上男人如暗夜星空般能把人吸進去的眸子,有一陣的錯愕,這……這……怎么劇情又變成這樣了?

她跟陸琰怎么抱在一起了?!

林久久驚悚了!

伸手攀上她的胸膛,用力,沒推開。

再用力,男人的身體動都沒用。

林久久悄瞇瞇抬眼,發現他正凝著她,眉眼如畫,她不由自主咽了咽口水。

“呵!”男人輕笑。

林久久這才發現,自己咽口水的聲音有點大,頓時漲紅了臉。

她無意識咬了咬唇,扭開頭不看他,別扭地道:“你……你快放開我!”

沒動靜。

林久久受不了他的眼神,這讓她感覺自己沒穿衣服似的。

想到這里她有點小小的疑惑,剛剛那頭肥豬也是用這種眼神看自己,她只感覺到惡心。陸琰用這種眼神看自己,她只感覺到了不自在和窘迫。

林久久囧了,她現在竟然還有心情想這些。

她伸手想要扯開他放在她腰間的手,才碰到,這時陸琰終于動了。

他的大手伸到她的后腦勺,林久久被迫看向他,只聽他用暗啞的聲音道,“別動。”

林久久來不及深究他的聲音為什么突然變啞,他們此時的姿勢真是太近了,近到她稍稍一抬頭就能碰到他的唇。

她掙扎著扭開頭:“你別靠……唔……”我這么近。

話還沒說完,林久久唇被一陣溫濕堵上,剩下的聲音都被堵在了喉嚨。

林久久:“!!!”

她一雙桃花眼瞪得大大的,仿佛這樣才能表示她內心的震驚,嘴唇上溫熱的觸感,以及撲面而來的陸琰的氣息,讓她手腳發軟,心尖發顫。

灼熱的呼吸灑在臉上,伴隨著一陣清冽的味道,說不清是什么味道,但是林久久就是覺得很好聞,仿佛還帶著眩暈的效果,把她的腦子攪得暈乎乎的。

梁杉杉(作者)說:

投訴 捧場0
返回頂部
12年伦敦奥运会男子排球冠军